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的微博,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最新的一条停留在2013年6月。

但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却十分热闹,直到今天仍然有不少网友在微博下留言。留言的内容,则源自因债务风险和实控人张振兴去世而陷入旋涡的网信集团。

根据“先锋系”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发布的公告,汇源集团旗下的四家公司借款项目逾期。为了偿还债务,这四家公司选择用汇源果汁系列产品抵债。

从留言中不难看出网友们情绪激动,但是汇源集团这几年,也在苦苦挣扎。


汇源与网信

关系不止债务这么简单


随着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控人张振兴的去世,网信集团的债务风险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被牵扯其中。

“国民果汁”汇源,就是其中之一。

7月5日,网信集团在官方微信中发布说明称,由于大额企业标的无法及时还款、部分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原因,集团部分产品出现逾期情况。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有消息称,网信集团的债务逾期可能与汇源集团有关。对此,7月29日,汇源集团发布公开声明称:

我司与网信集团属于长期合作关系。2013年至今,我司与网信集团陆续就我司主导的5个农业项目展开金融合作,此合作与汇源果汁及上市公司无关,双方一直处于平等互利的合作中。

由于合作项目均为农业项目,具有回报期较长等特点。截至7月28日,我司逾期款项为4900万元,仅仅占据网信集团逾期总金额的一小部分,就网信集团逾期负债的规模来说,无法成为网信集团负债逾期事件的主导。


8月28日,网信官微公布了一份《逾期企业及相关各方名单》,其中汇源集团赫然在列,且逾期总金额超出了汇源集团此前声明的4900万。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9月9日,“先锋系”旗下的另一家P2P平台工场微金,在其官方微信上披露了平台四家借款企业的情况,分别为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

查询企查查得知,这四家企业均属于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实控人正是朱新礼。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工场微金在情况说明中表示,这四家公司的借款项目总金额为400万元,还款日为8月初至8月中旬,此时均已逾期。为了偿还债务,四家公司选择以汇源果汁抵债。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实际上,汇源集团和网信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债务关系这么简单。

今年3月,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Hunter Maritime Acquisition Corp.(HUNT)在纽交所官网披露公告,宣布与网信控股完成业务合并。网信控股表示,将于近期完成上市公司更名。这意味着,网信控股最终借壳成功,曲线登陆美股。

网信披露的信息显示,网信平台于2013年7月上线,先后完成三轮融资。而2014年10月的A轮融资中,投资者包括:信中利、君同资本、吴鹰、黄晓捷、唐志刚,以及朱新礼。

不仅如此,查询企查查可见,网信集团与汇源集团还存在交叉持股的情况。

二者共同持有四季本源农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股份。其中,北京汇源出资1000万元,持有中新互联2%的股权。网信集团出资63.5万元,持有四季本源2.61%的股权。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弘达金控、老牛基金为先锋系公司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四季本源部分股东


迷失在“远方”的汇源集团


400万,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对于一家企业来说,不算一个大数字,更何况是汇源集团这样的“国民企业”。

但事实却是,汇源集团要用果汁抵债。

汇源集团的债务危机,早从2017年就已经显现。

2018年3月29日,汇源集团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汇源果汁(01886)发布公告称,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公司向汇源集团提供短期贷款,金额高达42.82亿元。

根据港交所相关规定,这一行为构成关联交易,且贷款数额巨大,应提前申报、公告并获得独立股东批准,而汇源果汁并没有按照规定申报。尽管事后汇源集团归还了这笔借款并支付了利息,但仍然造成严重违规。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停牌公告,正式停牌,停牌前股价2.02港元。时至今日,汇源果汁仍然未能复牌,而按照港交所规定,如果汇源果汁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将被启动退市程序。

事实上,汇源集团的危机,比想象中来得更早。

12年前,汇源果汁登陆港交所,创下最大规模IPO纪录,上市当日涨幅就达66%,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盛极一时。与当时12.2港元的股价相比,汇源果汁停牌前的跌幅已超80%,市值蒸发200多亿港元。

2008年,朱新礼想把汇源果汁卖给可口可乐。当时,可口可乐给出了179亿港元的收购价,其CEO穆泰康评价汇源:“汇源在中国是一个发展已久并且成功的果汁品牌。”

朱新礼觉得,“如果收购成功,我一下子就跟着它进入到世界100多个国家去了,靠我自己做是很难的,10年,甚至一辈子我都打不进这世界170多个国家。”

然而这笔生意被商务部否决,2009年3月18日,商务部发布2009年第22号公告,禁止可口可乐收购中国汇源。但此时的汇源集团,已经为此次收购做出了诸多调整。数据显示,2007年年底,汇源员工总数还有9200多人,2008年年末,只剩下不到5000人。

如今,汇源果汁已经很久没有发布财报,最新的一份财报,还是2017年中期报告。但从已经发布的财务数据来看,汇源果汁不仅盈利堪忧,而且巨债压顶。

2009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营收规模从28亿元上升至57亿元,但净利润巅峰时也只有3.1亿元。

而汇源果汁的利润中,还有相当大的部分来自政府补贴和出售资产。

2011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其他收入”分别为2.6亿、2.8亿、3.4亿、1.1亿、2.2亿、1.45亿。公司在年报中表示,其他收入主要是政府补贴。

2013年,汇源果汁就开始通过出售资产来回笼资金,当年出售了成都和上海的两家工厂,换来6.5亿元,用做营运资金和下一步偿债。

这就导致汇源果汁的扣非净利十分难看,从2011年起,汇源果汁的扣非净利已经连续6年为负。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2014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负债分别为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而2017年中报中,其总负债已达到115.18亿元,1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为55.79亿元,占总债务的65%。

2018年4月,汇源果汁发布了未经审核的业绩显示,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负债规模高达114.02亿元。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为了偿债,朱新礼做出了许多努力,2019年4月26日,汇源果汁宣布,公司及北京汇源和天地壹号、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投资合作框架协议,拟成立合资公司。

根据签订的框架,在合资公司中,汇源果汁以资产出资方式注入24亿元,包括“汇源”商标。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

对此,汇源果汁在公告中表示,通过与潜在合资公司之间的潜在资产交易获得的现金以及持续经营性现金,公司的现金状况得以改善,并将缓和其债务状况。

该消息一出,业界哗然,均表示此合作相当于汇源果汁“下嫁”给天地壹号。然而即便是“下嫁”,也没能成功,7月16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与天地壹号等成立合资公司的计划停止。

在优酷网《老友记》节目中,俞敏洪曾对话朱新礼,朱新礼朗诵起自己创作的诗歌《远方》。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朱新礼在《远方》中写到:远方应当是一个桃花源……这个远方远吗?不远,恰如小时候在山岗上的极目眺望。

而如今的汇源集团,已经迷失在“远方”。

果汁抵债!在债务中迷失的汇源集团

对此,你怎么看?


“一夜暴富”成刚需下的人性险恶

点击查看》》

深蓝财经

为财经记者、投资者服务!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财商课程

更多+
  • {{item.name}}

    {{item.desc}}

    ¥{{item.price}} 已更新{{item.contentNum}}课时

相关文章

风险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